• 當前位置:文章首頁 >> 專題 >>
  • 雷望紅:由葡萄引發的命案
  •  2015-08-15 09:52:20   作者:lwh   來源:   點擊:0   評論:0
  •  【字號:
  •  

    雷望紅:由葡萄引發的命案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2015年暑假回鄉觀察

    八月初回家,家鄉的葡萄正在熱銷,每天都會有大大小小的卡車停在收購點收購葡萄,農民們的機動三輪車上堆滿了白色葡萄箱,一輛挨著一輛的排著長隊在等候驗貨稱重,有時銷量大,農民要從早上9點排隊等到下午4點,每天有2000多噸葡萄從這里運銷到全國各地。由于家鄉處于長江中下游沿岸,氣溫明顯高于北方產區,葡萄可比北方產區提前一個月上市,具有比較優勢。但這幾年來葡萄的規模擴大過猛,葡萄收購價格開始走低,當地的老百姓除了賣給葡萄販子,也會在公路兩旁擺上貨攤零售葡萄,賣給過路的司機,完全依靠販子收購,既賣不完,也掙不到錢。

    目前,G縣葡萄種植面積達到十萬畝,家鄉鄉鎮B鎮則達到6.5萬畝,占全縣的65%以上,每年由G縣主辦的葡萄交易會就在B鎮舉行。從1988年開始進行江漢平原葡萄種植探索,到2000年以后政府將之作為重點發展產業進行重點扶持和推廣宣傳,農民的種植熱情高漲,2010年以前,有很多農民因為葡萄種植致富,但近五年來,由于種植規模擴大,產品價格一年不如一年,技術和質量跟不上,品種更新快,農民的收成和效益減低,老百姓為此叫苦不迭,不僅如此,因為葡萄種植與銷售的問題,還鬧出了人命。

    本村一組秋風的女人,50出頭,去年喝農藥自殺,自殺原因很簡單,去年夏天,秋風的妻子生病了,不能下地干活,田地里完全靠秋風一人打理,有一天,秋風妻沒事就跑到葡萄田里去看,一看覺得秋風對葡萄的管理搞得不好,就開始數落秋風,說“你怎么把葡萄搞成這樣”,秋風反駁她說,“你沒干活我一個人搞,你還好意思說?”兩人在田里吵了幾句嘴,有人就看到秋風妻紅著眼往馬路上走了,沒想到,不一會兒,就聽到她喝農藥自殺的消息。

    與此相似的案例發生在今年。鄰村紅旗村的一名男性也在今年喝農藥自殺了。該名男性的妻子在外面跟人閑聊,聽說別人家的葡萄賣到了2.8/斤,而自家的葡萄質量跟別人差不多,自家的男人去賣只賣到了1.8/斤,同樣的葡萄價格相差1元,她氣不過,就回家數落自家的男人,說男人沒用,怎么一樣的葡萄價格相差這么大,男的一氣之下就喝藥自殺了。極具戲劇性的是,后來經證實,閑聊中另一女人隨口所說的2.8/斤的價格是假的,只是瞎說而已,實際上她家也只買到了1.8/斤。原本兩夫妻關系和睦,結果因為別人隨口一說的謊話陰陽兩隔,女人后悔都來不及了。

    就在我回家的前兩天,有一個將近50歲的女人自己駕駛小型機動三輪車,在賣完葡萄回家的過程中,不知是被車撞到還是自己沖到了鄰村馬路邊的溝渠里,幾個小時之后才被人發現,女人已經死了,至今還不知道怎么死的,而這個女人的兒子在半個月前才結婚。也有人因為在路邊擺葡萄攤被車撞死,去年夏天,我小學同學的媽媽在路邊賣葡萄時被一輛失控的火車撞飛了,年僅49歲,剛得孫女沒多久。今年又出了一起同樣的車禍。

    自殺與車禍,在任何環境下都會發生,上述幾例死亡的案例,絕對不是葡萄的罪過,只是這其中由葡萄種植與銷售所折射出來的問題是不可忽視的,瘋狂的葡萄種植,給農民帶來的歡喜,也帶來了憂愁。

    G縣以前是作為重要的棉產區,后來政策發生變化,棉產區向北轉移,棉花由補貼帶來的價格優勢喪失。此時,G縣將葡萄種植作為重點的發展方向,力圖將B鎮打造成為葡萄之鄉、“江南吐魯番”,農民紛紛改種葡萄。但葡萄種植與棉花種植差異性大,一是葡萄投資成本高,尤其是前期立柱、拉網、打井、買苗花費比較大,一畝地的前期投入大概5000元左右,而種植期間,每年農藥、化肥、紙袋、絲網等的開銷在2000~3000元,一畝地至少要收5000元才能保本。時間投入也比較多,需要整枝、樹果、打藥、施肥,而種棉花、黃豆、芝麻、玉米等經濟作物的金錢和時間投入要少得多。

    二是種植葡萄技術要求高,葡萄種植突破了傳統的經驗農業,不是只要種出果實就可以了,而是要種出有亮點受市場歡迎的果實,所以就必須依靠技術上的創新種植出具有特色的產品。現在若光靠以前的經驗就開拓不了市場,只有持續的技術創新與品種創新才能保持市場活力,這與傳統的農業不可同日而語了。G縣葡萄最早打開市場依靠的是時間和顆粒上的創新,當地葡萄的成熟期比正常葡萄的成熟期要提早一個星期,且依靠技術攻關種植出了顆粒碩大的乒乓葡萄,當時在市場上熱銷,但乒乓葡萄很快就走了下坡路,種得人多了,價格就持續下跌,后來又陸續出來京亞、藤捻、夏黑,以及走高端路線的東方明珠、陽光玫瑰等,去年熱銷的是藤捻,今年熱銷的是夏黑,葡萄更新換代太快,老百姓跟不上更新的步伐,今年種去年暢銷的品種,明年暢銷的又是新品種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         

             某合作社開發的最新品種“陽光玫瑰”,大棚種植,批發價格是藤捻、夏黑等一般品種的至少10

    三是葡萄銷售時間短,不易儲存,不像棉花、黃豆等的價格太低時寧可不賣,等到價格回落時再出售,葡萄一成熟就必須出售,不論價格高低,藏著不賣就會血本無歸,但當地葡萄種植面積太大,七月中下旬和八月上旬這一個月是葡萄的集中收獲期,這段時間的價格一天天走低,農民根本掙不到錢,農民說,“現在賣一三輪車葡萄,還不抵一天打魚蝦掙的錢多”。由于收購價格低,很多農民將葡萄搬到馬路上售賣,平均每天能賣100多元,但零售的人多了,價格也低了,零售價格也是一天不如一天。

    一初中生放暑假后就負責在路邊賣葡萄,他每天的收入就作為開學時的開銷

    四是葡萄種植抽身難,不像其他經濟作物,今年種得不好或收成不好,明年可以立即換其他作物,而葡萄一旦開始投資種植,三五年之內是不可能轉向種其他作物的,因為農田里硬件投入多,一旦撤走所有的投入都打了水漂,不僅本錢掙不回來,也沒有可供投資的資金種植其他作物。如果效益不好,它就像燙手的山芋,丟也不是,不丟也不是,對于大多數農民而言,只能硬著頭皮種下去。

    葡萄種植在資金投入、技術要求、銷售時間等方面的要求不同于傳統的經濟作物,限制條件多,但為了致富,全縣農民趨之若鶩,看到前些年種植的農民致富了,也希望仿效分得一杯羹,也確實,種植棉花、黃豆、玉米等經濟作物的效益太低,畝產值不過千元,而葡萄的畝產值卻能達到5000元,高額的經濟效益是吸引農民種植的最大動力,只要能賺錢,農民也愿意多投入等待著高回報。但G縣在經濟作物種植的重點轉向之后,農技部門的技術指導卻沒有跟著轉向,目前縣農業局擅長的仍然是棉花、黃豆等基礎經濟作物的技術指導,對于葡萄種植技術基本不通,本縣葡萄種植上的技術支持依靠的居然是市場,依靠市場的弊端就是技術系統的綁架銷售。在鄰村建立了多年的科技園,原本以為是政府支持建設用于農技推廣的,沒想到該科技園是由原農技站的老領導自籌自建的,屬于私營企業,在當地進行葡萄等瓜果的實驗,自產自銷,也順帶承擔了一部分農技推廣與指導的責任,他們會下發宣傳資料,組織授課,熱情解答農民在種植中所遇到的各種問題,但隨著責任承擔帶來的收益是農民對其技術系統的依賴,農民在品種更換、設施搭建、農藥化肥的施用等問題上都必須聽從它們的意見,現在最掙錢的不是種葡萄的農戶,而是農資商店,尤其是科技園的農資超市,種植技術越精細,農民的投資成本越高,利潤則越薄。

    農民自身也試圖去努力進行技術上的突破,一些青中年農民自發組織了合作社,三兩戶到上十戶規模不等,大家聯合起來試圖進行技術攻關和市場開拓,但走著走著就走歪了,走到了農資銷售的路上,沒有資金的合作社基本都解散了,大多數合作社都是流于形式,通過少數人的力量很難完成技術上的創新,沒有品牌也打不出市場。目前全縣最大的合作社是由原縣農業局局長作為技術顧問成立的,核心成員十人,多數是技術過硬的農民,加入的普通農戶500多名,合作社試驗田300畝,輻射面積3000畝,畝產控制在4000斤左右,優先保證質量,面向全國銷售,發展的核心理念就是做品牌。該合作社的特色是種植鋼構大棚葡萄,做生態農業,少打農藥施用有機肥,力圖打造鮮果名優產品。所有加入合作社的農戶都加入到產供銷一體化的系統中來,由該合作社搭建鋼構大棚,接受該合作社的技術指導,并享受政府的金融支持,今年以合作社的名義擔保貸款的金額達到1800萬元,而農戶收獲的產品接受質量檢驗合格之后由該合作社統一收購,作為該合作社的品牌產品發往全國各地進行銷售。加入該合作社的農戶畝產值要比一般的農戶高5000元左右,但可想而知,投入成本與風險也相對比較大,合作社社員們的種植質量也是良莠不齊。該合作社資金雄厚,以鋼構廠為后盾,以生態農業為支撐,計劃做大做強旅游農業,先期已投資700萬元建設了品牌葡萄標準化生產示范園,建有高標準鋼架大棚200個、農產品檢驗檢測室、品牌葡萄交易中心、葡萄育苗基地、現代農業技術培訓中心、服務中心和生態餐廳等。他們試圖通過兩條腿走路,一部分通過傳統的銷售渠道進行銷售,另一部分通過旅游農業吸引游客前來采摘,以葡萄為核心發展其他果蔬種植,保證一年四季有應季且充足的瓜果蔬菜供游客采摘,并在生態示范園附近發展農家樂。

    政府對該合作社給予極大支持,在宣傳與資金上都給予了充分的重視,今年在漢舉行了葡萄推介會,縣市的主要領導全程參加,且鎮政府承諾今年下撥120萬元的資金支持,在專利申請、商標注冊上也是一路護航。但從農業發展的角度看,他們面向的是高端消費群體,發展理念決定了他們的輻射面積極其有限,他們的存在對于大多數農民而言意義并不大,該合作社在葡萄種植上重質量,每畝地的產量控制在4000斤左右,但一般的農民由于品種的限制,賣不出好價錢,必須依靠數量來實現經濟效益,每畝要保證到5000-8000斤左右,所以他們的技術對于農民就沒有多大的作用。當地的合作社或科技園,有技術有資金,也愿意給予農民指導,問題在于技術不配套,發展的路子不一樣,所以與當地農民的關系其實不大,現在前往科技園學習技術的農民越來越少,大多數農民基本是處于無頭蒼蠅的狀態,最保險的辦法就是跟風,大家怎么搞自己就怎么搞,一跟風,大家就一起被拉下水了。

    葡萄種植就像一個漩渦,把幾乎全縣的老百姓都卷入其中,在致富的路上也不免出現了人財兩亡的悲劇,老百姓們紛紛感覺到這條路不再那么好走,尋思著怎么收場。政府對葡萄產業的大力支持意在指引農民能夠找到致富的良方,在市場開拓方面也是想盡了各種辦法,每年在我鎮舉行的大型葡萄交易會已經堅持了六年,極力擴大宣傳。但政府也在盡力避免介入太多,葡萄種植的發展是市場的運作邏輯,規模的擴大是農民自發的行為,政府不強推,只是在銷售環節給予支持,其他環節完全交由市場,但僅靠農民自己對市場的把握,必然又會陷入“種樹-砍樹-種樹-再砍樹”的惡性循環中。對于G縣來說,葡萄產業的發展正面臨著一個新的轉折點,未來該怎么走,如何在政府和市場之間尋找平衡,如何避免農民種植的惡性循環,對于農民和政府而言都是一道亟需解答的難題。

  • 進入專題:2015年回鄉記
  • 責任編輯:lwh
  • 相關文章
  • 發表評論
  • 評分: 1 2 3 4 5

        
  • ·請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其他各項有關法律法規。
  • ·用戶需對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務過程中的行為承擔法律責任(直接或間接導致的)。
  • ·本站管理員有權保留或刪除評論內容。
欢乐生肖最精准人工计划